弃联发科250万年薪的博士创业家——专访VMFive共同创办

2020/07 08 19:38
弃联发科250万年薪的博士创业家——专访VMFive共同创办

也许,对于 VMFive 创办人丁俊宏来说,贾伯斯 2005 年在史丹佛大学演讲的 那席话 ,是他创业迄今最贴切的写照:

从大一开始加入新创团队,到决定投身学术念到博士班毕业,毅然捨弃联发科 250 万高薪,全职无薪成立非营利学生创业社群 AppUniverz,而后陆续又创立了三家公司,去年与另外两名资工背景出身的学弟 Owen、Shawn 创办 VMFive,因坚强的技术实力与新颖的商业模式,接连在国内外创业竞赛大放异彩。根据他们的统计,使用者用其第一个产品 AdPlay 试玩游戏的时间长达 40 秒。

一路走来,他们全靠创办人的资金与竞赛奖金过活,但就在今天,VMFive 宣布获得包含趋势科技、GMobi在内的投资者的 A 轮投资 。今年将满 34 岁的 Sam,过去 16 年光阴累积而成的能量,每个看似不相干的环节,都在未来造成蝴蝶效应。

VMFive 预计年底扩增到 30 人团队,他们已蓄势待发,前进日本、韩国与中国,征战全世界。我们访问了 Sam,以及从 VMFive 创立之初就加入,成为「除了程式、财务的事物以外一肩扛」的公关吴承禧 Jessie,请他们谈谈 VMFive 的产品、战略,以及创业至今的所思所想:

进军海外市场的计划为何选择日本作为首个海外市场,计划怎幺打日本?

Sam:

今年 VMFive 目标就是要打日本市场。我们的合作伙伴 D2C、ADWAYS 都是日本公司,也是前三大行动广告公司,另外,日本手游产值很高,亚洲总产值很高,是美国的 2.5 倍,尤其是日本和韩国。这两个国家网路环境发达,适合做云端、及时串流服务。

我们估算亚太区行动游戏产值去年达 122 亿美金,行动广告预算投放佔 20-30%,日本一年就有 65 亿美金,广告支出到了 23 亿美金。一直有人问我们,为什幺不去美国?我想来想去,市场就在亚洲,我干嘛要去美国?日本又是近在咫尺,钱在哪里,我们就该先打哪里。

另外,日本对新形态广告接受度比较高,基础架构、网路环境也比较好。若以台、中、日、韩四国来看,日本跟台湾比,市场规模日本是台湾的十倍大,韩国是四倍大,中国是六倍大。我们的目标是立足台湾,做为研发基地,市场以日本优先,接下来打韩国、打中国。

Jessie:

资源不足的新创公司,可以先参加一些 event,像是福冈的 B Dash,下週会参加 e27 举办的创业活动,目的是藉着比赛认识到关键人物、潜在合作伙伴跟游戏厂商。有了第一步接触之后,会在当地设立据点跟分公司,从台湾派驻三人团队到日本,包括 BD、PM、行销,在那里待三个月,并且僱用两位当地人,台湾的 IT 也会不定期飞过去支援。

日本伙伴的主要任务就是维繫原本合作对象 ADWAYS、D2C 的关係,以及介绍我们的产品给潜在的合作对象,说明我们的技术怎幺跟他们既有的渠道整合,帮助他们获取客户以及更高的营收。Q2 之前的目标就是把趋势加速达人上架到日本,冲高下载量,创造更高流量。

过去一两年你们参与过很多创业竞赛、Demo Day,也拿过不少奖项,这些经验对你们来说有什幺帮助?

Sam:

我们去年参加比赛分成前后半年。前半年在找商业模式,从科技部得到很多帮助,在 FITI 创业竞赛认识业师,一路过关斩将拿到 200 万。后半段就展开 IDEAS SHOW、TechCrunch Beijing、GOGOBRAND 等等,陆续有得奖,开始意识到我们的东西不只可以在台湾做,还可以在全球做,团队自信会增加,还有拿到一些资金。

我觉得最最最大的帮助是,我们公关做得不错,公关不错,才有人才愿意加入。除了徵才之后,我们最看重的是客户,他们主动来找我们,可以知道他们的想法。

今年参加志不在得奖,而是事前做很多功课,确认参加的评审、哪些团队会上台 Keynote、会有哪些可能对我们有兴趣的客户参与。我们志在让客户听到「世界上有这个东西」,跟他们交换名片后,一回来马上製作列表,24 小时内马上回覆。至此参加竞赛的目的,不在得奖,而是用最低的成本找到关键的客户。

我们开拓新市场的方式有三种,一种就是陌生开发,什幺资源都没有,就多参加比赛,争取曝光甚至获得殊荣的机会。后来渐渐认识一些长辈,可能愿意帮我们发个 email 给他认识的潜在合作伙伴,更快建立关係。更直接的也有在那个市场有十几年经验、刚好也有空的长辈,可以亲自带着你拜访。因为有他们背书,对方的信任度会更高。

近来台湾创业圈鼓吹新创公司应该「南进」的声浪不小,你们会考虑布局东南亚吗?

Jessie:

东南亚是我们第二阶段的目标。其实 GMobi、趋势之后也是会朝新兴市场,GMobi 在东南亚、俄罗斯的布局很广,但这些国家网路速度环境还不是很好,我们的服务还不适合在这个时机点过去。但是一旦建立起来,我们在日本、韩国、中国也差不多稳定下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再扩张市场布局。

跟竞争者比较你们的优势何在?

Jessie:

目前名声比较响亮的竞争对手都在硅谷,但他们短期内很难跨足亚洲市场。有投资人告诉我们,新加坡、日本也有团队想做类似的 idea,但他们从头开始的话又要摸索一段时间,才有办法找到比较正确的商业模式或合作伙伴,所以我们的优势比较像是亚洲的先进者。

既然对手都在硅谷,你们之前也去了硅谷一趟,是不是有从竞争对手身上学到什幺?

Jessie:

在硅谷,技术不见得是最关键的。像是有家叫做 Agawi 的公司,技术至少领先竞争对手一、两年,但它却是最早倒的,钱烧光了,后来被 Google 人才併购。

技术好是优势也是弱势,因为门槛高,合作伙伴比较没有意愿,因为要花加倍的精力或时间来接。虽然也有一家公司很欣赏他们,想签独家合作权,不过这样一来,营收变成固定,存亡全繫在另一家公司上反而很危险,无法规模化。

但另一家 mNectar,很多人都说他们「技术很烂」,不过却是相同类型的公司中,最可能成功的,他们最近募到 A 轮 900 万美金。其实他们的做法就是,拿到游戏 app 之后,交给中国合作伙伴刻一个 HTML 版本出来,因此相容所有 AdNetwork,可以很快走出美国市场。拿到很多资金之后,就能买流量、买人才,再做真正厉害的技术。所以一开始技术领先未必是优势。

我们的技术很好,但是市场策略不一样。主要是 user behavior差异。美国行动网路缺乏吃到饱的选项,使用者就会比较不想点广告,所以无法直接比较,因为所处环境不同。

日本网路没想像中快,但韩国的网路就真的超级无敌快,不过 Gogolook 执行长跟我们分享经验:他说打韩国市场,要背对韩国打。他们的目标都是攻佔亚洲,想找的合作伙伴是在亚洲已经布局好的,不然没有理由要跟国外新创公司合作。所以我们要先把日本市场做起来,他们自然而然才有比较高的意愿跟我们合作。

弃联发科250万年薪的博士创业家——专访VMFive共同创办
谈谈与趋势的合作与投资,以及他们带给你们的帮助

Sam:

首先当然就是两方产品可以完整整合,而且藉助趋势力量,能够很快知道台湾市场的反应。另外趋势在日本的名气也让我们寻觅合作伙伴时更容易取得信任。因为趋势在日本 IPO,在日本的品牌很大,至少我们跟他们合作,能够取得日本客户的信任,不会因为我们是小公司就被排斥。在日本的 PR 可以儘量宣传这个部分。

投资的部分很单纯,GMobi CEO 来参加 AppUniverz 三週年大会 ,第一次看到我们表达投资意愿,那时曾经一度快断粮了,科技部 200 万奖金分阶段给,拖得有点久,差点发不出薪水。后来 Gmoni 又把我们介绍给趋势 CEO,她也是第一次来访,就决定要投资我们。

我们过去都是靠着比赛奖金跟创办人的资金度日,没拿过种子或天使,直接进 A 轮,趋势跟 GMobi 之外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台湾领投者,不过现阶段还无法透露。

跟 GMobi CEO 是在 AppUniverz 上碰到,因为 AppUniverz 大部份都是大学生,但是人家都是关注「大事」,所以觉得有点无聊。不过我们是站在教育的立场培养年轻人,后来他说「那天收穫最大的就是遇到我」。其实后来想想,过去默默做的一些事情,真的不知哪时会突然从中得到帮助。

可以透露目前合作伙伴有哪些单位吗?

Sam:

我们有分两种类型的合作伙伴:

一种类型是流量,最好是很大的流量,SDK 会跟它做整合,大概花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整合完毕,我就可以累积这家公司流量,只要累积数十家公司的流量,Adplay 展现的渠道就会非常非常多。SDK 只会给有流量的合作伙伴,我们会跟他们拆分利润;一种是广告商或广告主,基本上会带一笔钱跟一笔订单,想投放在有渠道的地方,我们就会谈一个价钱,投放在我们的渠道上。

产品策略,求才若渴AdPlay 是否会有 iOS 版,今年有推出新产品的计划吗?

Sam:

我们 SDK 有做 iOS 版本。有分云端跟 client 端,云端支援 Android,未来也有考虑 iOS 云端。但以 client 端的话,全部都有支援,HTML、iOS、Android、甚至未来 Windows Phone 可能都会支援。

新产品很难说。我们的时间轴可能跟别人不太一样。前阵子我到成都一家手游公司参观,他们半年就招募 200 人,租了一间 2000 坪的空间,办公室还很空,但创办人说「我们很快就要扩充到 600 人。」他们有块招牌上面写「陌陌估值 30 亿美金,我们现在是 30 亿人民币,但是我们会努力超越。」但我回台湾后一两个礼拜,他们就被收购了,22 亿人民币,这一切发生在不到半年的时间。

另外奇虎 360 副总裁成立的 Apus launcher,三个月就募资到 1 亿美金,用户也是瞬间达到 1 亿。他们都是「砸钱在玩」,我也希望我们的团队成长要快,因为市场变化很快。尤其,所有平台都架构在欧美或中国,如果不做平台一两年后就没声音了,都完全是小米、阿里巴巴、苹果或 Google 的天下。

Livehouse.in 执行长 Sega 之前就在一场政府举办的会议上强调,政府应该扶植新创团队做平台,但是听得进去是一回事,怎幺帮忙又是一回事。我也没有答案,现在觉得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要能很快做到全球规模,如果自己不够快,可能就错过了。

除了游戏之外,未来是否也可能延伸到其它付费 app?

Sam:

我们家就是一个云端平台,可以创建成千上万的虚拟手机,规模可以很大很大。所以试玩游戏或付费工具,想像空间很大。之所以会先进攻游戏,是因为目前资金最多的是游戏,未来不排斥扩张到其他领域。

弃联发科250万年薪的博士创业家——专访VMFive共同创办
VMFive 刚搬到新家,与 GMobi、趋势科技行动团队共享办公室
目前公司的规模?

Sam:

现在 VMFive 共有 20 名成员,2/3 都是工程师。现在正缺三种人,因为市场开拓很快,需要很能打全球市场的 BD、很能应对全球客户的 PM,还有 Android、iOS 工程师。

虽然透过两家猎人头公司,找了十几个人来面试,但是目前为止都被打枪回去。因为本来在大企业坐拥高薪,想到新创公司工作的人,可能终究不愿花费机会成本,而且因为在大公司三年在某个小部分比较深入,但新创公司需要的是比较弹性、範围可以 cover 比较广的人,所以比较不适用,虽然也有让他们学习的空间,但他们不见得愿意。

如果要找本身比较资浅,不考虑机会成本的话,经验又显得不足,要重头教。我们去硅谷竞争公司拜访,虽然员工不多,但每个都能独当一面。在台湾如何培养这样的人才,可能没有大公司经历却还蛮厉害的⋯⋯。

创业心路历程创业至今五次,是什幺样的因素支持你一直走下去?

Sam:

创业对我来说,是一种生活,不像工作,很好玩的。

但是很多人都会先想赚钱。公司同事都会问我怎幺每天都穿一样的衣服?因为我的兴趣不是买衣服,我的生活比较简单,没有太多物质需求,从小到大都这样,没有觉得一定要赚很多钱。我觉得创业很好玩,能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能跟团队一起合作,重点是一次次进步。

本来没有自信做很大的东西,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觉得也没那幺难,愈做愈大、愈做愈大。如果说 VMFive 成功退场,我想我还是会继续创业,那时候的规模可能又是不一样了,思维也会又一次转变。总之我觉得创业很好玩,「从来没有为钱烦恼过」、也从不觉得有压力。只是差点发不出薪水可能会不好意思。

公司收起来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共同创办人觉得「这太容易了」,各自有各自更远大的抱负,所以各奔东西就结束了。另外就是分身乏术,我在 VMFive 之前还有另一间公司,本来两者并存,但后来实在无法兼顾,只能选择停掉一家。

我们知道您有念博士班,后来放弃联发科的职位,决定创业,可以跟我们谈谈思考的历程吗?是否曾被反对?

Sam:

我大一就参加新创公司了,因为有个学长的爸爸是 IBM 顾问,他跟一家纺织厂的少东合组公司,要来学校找会写程式的人,我就加入了。大一到大三都在搞这间创业公司,没有读书。但是到大三觉得有点无聊了,决定考研究所,学比较底层的东西。因为从电脑架构到作业系统,又成立 AppUniverz、app 公司、云端公司,所以我几乎公司每层都有经验,能够很好的沟通或管理技术上所有缺口。有些创办人如果非技术背景出身或只懂某层技术,管理可能只能管到一个範围。

因为跟联发科有产学合作计划,phd 毕业之前,很快就拿到 offer,那时他们开出年薪 250 万,不过当我想像我过去那里可以干嘛?好像很无聊,所以就拒绝了,投入创业。

刚开始我不知道怎幺创业,我只会写程式,不懂市场跟需求。不过透过参加创业比赛陆续得了一些奖,要找成员扩大规模。我之前在 AppUniverz 没有收入全职贡献两年,刚好就变成人才聚集库。毕竟,我之前曾统计过,对创业有兴趣的大学生只佔 5%,包括想自己创业或到新创公司工作的人。

其实念到 Ph.D.,本来也有想过要继续往学术发展,但就像台大资工副教授洪士灏常常在说,在台湾做系统很难,一来钱少、二来资源少。所以想说先创业好了,不过 app、云端好像很多人都会做,没什幺特别,所以就换成我现在的题目。学术的帮助,当然就是在技术上比较驾轻就熟。

创业至今有没有灰心过?

Sam:

我从来没有灰心过。如果硬要说有,也许是人的问题。因为不满意大家的状况,所有人都还在成长,要耐心等待大家一起成长。现在我都跟团队说,「我们不再只是新创,我们是企业,要有规模、要有策略,要用稳健的打法。」

是不是能给那 5% 对创业有兴趣的学生一些建议?

Sam:

一开始先不要马上想着我要创业,先想想「我要做什幺不一样的事情」。我在 AppUniverz 就要求参与的学生在 30 天或 60 天内做一件不一样的事情,比如有学生想要「改变清大夜市」。我会鼓励他们「要不要再想大一点的事情」,但创业对他们来说还是太远了,学生比较没有成本观念。

但是关于毕业直接创业还是先进公司这个问题,我倒觉得不要等到毕业才做选择。学生时代可以先去实习,当然前提是要遇到好老闆,愿意为实习生规划,而不是要他们做杂事。我们目前就有两个实习生,我要他们一定要各自做一个小型专案,而且一定要可以上线,以后他们毕业就可以说那是我的成果。

创业至今的感慨?

Sam:

如果台湾真的要做全球化,语文一定要好,像我现在就想学日文,因为之前有客户埋怨我服务不好,因为我不会日文。

另外,思考 VMFive 一路走来的过程,新创公司千万不要小看自己,只要小看自己,步伐就一定很慢。既然是新创就一定不能慢,一定要走得比市场快。而且最好不要做大家都做得差不多的事情,人家问你有何特别或竞争优势,都回答不出来。

还有创业家到底有没有假日,我觉得我的时间过得很快,白天有开不完的会,导致回信都回得很慢,但是回覆过慢不太好。我想我有必要找特助了。

我现在都跟公司强调 DISE——Disruptive Innovation, Smart Execution,要做就做破坏式创新,然后有效率的执行,要做就一次做到位。很多新创认为我可以一直 pivot,但是我倾向想清楚再做,并且学习速度要够快,才有办法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