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被捕子女落跑警追查女僱主下落

2020/07 08 19:38
弃被捕子女落跑警追查女僱主下落弃被捕子女落跑警追查女僱主下落弃被捕子女落跑警追查女僱主下落

(北海/大山脚12日讯)印尼女佣被虐和狗睡一案,昨日警方逮捕的一对兄妹,是女雇主的子女,而女雇主本身在案件被揭发当晚,已丢下子女落跑,警方正在追查她下落。

前译艾德琳的女佣,真实年龄及名字,为26岁的艾德丽娜,且国际护照上的住址有误,印尼当局除了积极寻找她的家人,大马移民局也在核实她是否有工作准证。

印尼驻槟城领事纳尼古娜迪说,领事馆尚未通知死者家属,艾德丽娜已不幸在大马逝世的消息,这是因为死者护照上的地址有误,因此领事馆正在通过各种管道,设法寻找死者的正确地址。

纳尼古娜迪今日下午2时到威中诗布朗再也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时,这幺说。

她说,艾德丽娜来自印尼东努沙登加拉省,并非之前报导居住在印尼棉兰,而领事馆会和大马警方接洽,确保死者遗体早日运回印尼安葬。

他说,依照死者的护照显示,死者今年26岁,不是21岁。

剖验报告未完成

“艾德丽娜是在2014年抵达大马工作,当时是通过大马女佣机构穿针引线下,从事女佣行业,至于她的工作准证是否逾期,当局尚在调查中。”

她说,鉴于死者的剖验报告尚未完成,暂时未知死者致命的原因。

“领事馆会与大马警方高度配合,等候验报报告,再依照警方指示,将死者遗体运回家乡安葬。”

她说,死者未曾向领事馆投诉被雇主虐待,领事馆是在接获大马警方通知,才获知此案。

邻居称僱主常兇狠瞪人

本报记者今日重回案发现场,被邻居告知女雇主前晚(週六)约9时离开后,便行蹤不明。昨晚警方押着2名嫌犯(女雇主的子女)回到住家搜证后,便锁上大门,屋内只见一只洛威特犬。

该犬只要陌生人一靠近就会狂吠不已,昨日傍晚相信是女雇主的亲戚,曾将一包肯德基炸鸡丢进屋内喂狗。

邻居透露,这间半独立洋房平时都是“生人勿进”,因该名女雇主经常对人狂骂,并用兇狠眼神瞪人,大家虽不忍心看着女佣受虐,但都不敢向对方声张。

邻居们说,他们看见女佣被虐待情况加剧,曾向自愿组织寻求协助,但都不了了之,最后找上本报记者帮忙,遗憾最终还是迟了一步,无法挽回女佣的性命。

邻居伸援反被骂

女僱主迁怒女佣

附近邻居受访时形容,女佣除了和狗睡,其中一晚还被目睹睡在篱笆门外。

“女佣时刻被女雇主监视,只要邻居企图一靠近女佣,就会惹来她的大声辱骂及毒打。”

不愿具名的邻居透露,这名印度妇女几乎每天都会对着女佣大声辱骂,并大力连续掌掴女佣。

“我们试过出去看她骂什幺,以为她会比较收敛,但是她连我们也破口大骂,再将女佣拉回屋内继续辱骂及掌掴。我们常在半夜听到女佣被大骂及哭泣的声音,可见其行径真的非常恶劣。”

邻居说,大约几个月前,他们发现女佣瘦骨如材,于心不忍,偷偷把食物拿给女佣,但女雇主发现后,便对着女佣咒骂,就连送食物的邻居也难逃一劫。

更严重的是,后来女雇主只要见到邻居走出门外,便怀疑邻居要靠近女佣,就对女佣辱骂一顿,有时甚至掌掴女佣。久而久之,邻居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女佣除了和狗睡在停车位,也曾在烈日下被罚站。女佣的脚因伤口肿胀无法穿鞋,女雇主还叫她在烈日下赤着脚拿垃圾丢到巷尾,当时她的行动已开始缓慢,相信是伤口非常疼痛。”

僱主恶行街知巷闻

曾有邻居建议女雇主,若不满意女佣,可要求更换,但女雇主竟大声回呛“我要慢慢折磨她”。

她说,女雇主的劣行已是街知巷闻,甚至曾在门口洒上铁钉,让车辆无法在门口前做U转,整个社区的人都不敢招惹对方。

“别说女佣被虐,被捕的兄妹很少在家,他们每天也被母亲大声辱骂。”

询问为何没有就此事报警,该邻居说,曾听闻有人报警但不了了之,但本报记者向警方求证后,威中警区主任聂罗斯表示,警方未曾收过任何投报,而死者是否合法的女佣,则有待调查。